分开在际,唐诗三百首

01

公元740年的春天,秋雨淋漓的吴楚之地,江宁,王江宁的挚友辛渐准备北上包头,王江宁特地陪伴着他,一向送到润州,在芙蓉楼作别。

王江宁,是独以七绝有名的大散文家,他在七绝上的到位,可与李十二比肩,被后人被称呼“七绝圣手”。七绝那种格律诗体裁,在王龙标与青莲居士等人的接连不断创作,在盛唐之后大放异彩,中晚唐七绝的数目,稍低于五律,可以说,七绝到了王少伯那里,体制大定,表现手法完全成熟。

《芙蓉楼送辛渐》:

前些天,大家就精读王龙标的一首七绝名作,《芙蓉楼送辛渐》。

寒雨连江夜入吴,平明送客楚山孤。

德阳亲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。

02

夜里,凄寒的秋雨和吴地江天连成一片,

芙蓉楼送辛渐

王昌龄

寒雨连江夜入吴,平明送客楚山孤。

汕头亲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。

傍晚里送别客人,只见这楚山形单影孤。

《芙蓉楼送辛渐》作于王少伯赴任江宁丞之日,那时她正遭谤议,故临别所嘱,有以玉壶冰心自明心迹之言。诗有两首,此为第一首。

如果您到威海会晤亲友问起自我近况,

芙蓉楼:原名西南楼,在今江西省镇江市东南,登临芙蓉楼可以俯瞰恒河,遥望江北。辛渐,是王龙标的一个密友。

就报告她们:我的心依然纯净如玉壶一般吧!

寒雨连江夜入吴,平明送客楚山孤。

诗海浩瀚,送别诗多为优伤孤寂之情,而《芙蓉楼送辛渐》却唯有淡淡离情,反过来将问题集中于对本人的陈述。

寒雨:秋冬时节的冷雨。连江:立春与江面连成一片,形容雨很大。吴:北楚国名,那里泛指青海北部、山西西部附近。辽宁宜春不远处为三国时古时候所属。平明:天亮的时候。客:指笔者的知心人辛渐。楚山:楚地的山。那里的楚也指伯明翰邻近,因为西晋吴、楚先后执政过此处,所以吴、楚可以通称。孤:独立。

诗文中没有青眼对方的前景遭逢,也从不问长问短的问候,倒是急急想起了友好可能遇到的青眼,并委托友人要怎样扶持传述。

前几日夜间,寒雨与江水连成一片,连夜侵入吴楚大地,清晨,楚山以下,送别好友,天地间单独楚山孤立在那里。

王江宁真的没有依依不舍之情吗?

德阳亲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。

事实上那首诗不只写小说家自己,更写出了对于辛渐的期勉与相识。

上饶:现位于福建省西边、额尔齐斯陕西岸。冰心,比喻纯洁的心。玉壶,东正教概念妙真东正教义,专指自然无为虚无之心。

首二句表面写景,实则表露了真情;“寒”、“孤”二字,暗示了挚友离去后的无声孤寂。而这连江的寒雨,孤峙的楚山,又像小说家自己反复不断的人生,与独立坚韧的脾气投影。

到了江门,若是有亲友问您自己的景况,就请转达他们,我的心依旧像玉壶里的冰一样纯洁,从未受世人功利所玷污。

图片 1

03

清 髡残《雨洗山根图》局地

杂谈鉴赏中,平日会提到一种表现手法,寓情于景,王晶(英文名:)龄的那首《芙蓉楼送辛渐》选取的就是那种表现手法。

王江宁是一个极具侠客气息的人,据《宋词品》记载,他放荡不羁,甚至有点狂放,“高才玩世,流荡不持”,还触犯了一群当路者,“谤议沸腾,两窜遐荒”(《唐才子传》),闹得名声被诬告。

寒雨连江夜入吴,大暑能与江水相连,表明雨势之大,入字,写出寒雨由远及近,从塞外浩浩荡荡下进吴楚大地。这一句,描写出了一幅寒雨凄迷,浩渺迷茫的吴江夜雨图。

小说家写那首诗时是不是正遭到谤毁诬蔑,不得而知,然则“一片冰心在玉壶”一句,道尽了她天真的心志与百折不回,余味无穷。

平明送客楚山孤。晚上欢送友人,王少伯没有写友人,也尚未写自己,而是写孤峙的楚山,就是将小说家自己的感情寓于那景物之中了。

辛渐是何人,一贯是个谜,但王龙标为她做的诗便有三首,可知五人意气相投了。为了送别辛渐,王龙标特地从江宁前来,直作陪到润州才道别,那番情谊已言之凿凿。

王江宁在此间寓托的情愫有三种:

“衡阳的亲友若是问起,便报告自己的风骨依旧十足,我的心如故玉洁冰清吧!”

一是分手之情,散文家先用吴江夜雨渲染出了离别黯淡的空气,那些寒字,寒的缕缕是雨,不止是气象,还有即将分其他小说家和朋友的心,接着,小说家再用孤峙的楚山来发挥散文家面对好友离去时的情怀,楚山孤的楚山,是小说家内心的外化,是忘年交离去后小说家孤独的心扉。

那句看似明志的话,又何尝不是对于辛渐的叮咛嘱托?

二是身世之感,诗的前两句寓托小说家的分开之情,是很简单看出来的,而那两句诗中寓托的身世之感,就要明白小说家的行文背景才能读得出去了。

既是同类人,恐怕辛渐你此去也是反复难免的人生呢?在污浊险恶的环境中,不管经历多少误解顿挫,千万别忘了,要维持自己最初的自觉,“一片冰心在玉壶”呀!

散文家王龙标在写这首诗的时候,仍旧一个被贬谪的领导人士,时不时受到别人谗言的抨击,故后文有”一片冰心在玉壶“语。在如此的背景下,再从全诗的内容来看,离别并不是那首诗最要紧的主旨,小说家是借离别来写自己的遭逢感慨。

全篇跳脱一般送别诗的小自己离情,转而观照生命的价值与高度,一片冰心,鉴照天地,王江宁无愧于“诗家国王”的丰采与布局。

从而,“寒雨连江夜入吴,平明送客楚山孤。“这一联中,就带有了散文家对友好身世的惊讶,这连江的寒雨,正是纷纷的世浪,那孤峙的楚山,正是孤介傲岸的作家。

邢台亲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。那里,作家决不是洗刷谗言的表白,而是蔑视谤议的自誉。亲友相问,自然不是信了谗言而需诗人辨白,而揪心散文家为谗言所害,小说家则以自己有洁身自好的动感,无惧别人之谗言来安慰友人,那比其他相思的讲话都更能公布他对新乡亲友的盛情。

宋人顾乐《唐人万首绝句选评》中评:少伯请送别诗,俱情极深,味极永,调极高,悠然不尽,使人无比留连。

清人周珽《宋词选脉会通评林》评:神骨莹然如玉。

文 | 谢小楼

精读《唐诗三百首》035:王少伯《芙蓉楼送辛渐》

相关文章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